紐西蘭 奇異之島 (上)
作者:Cat Zheng
紐西蘭,一個美麗清幽的國度,同時也有著世界的地理教室的稱號。若你熱愛大自然,此生一定要走訪一趟。

為何會選擇紐西蘭其實也沒有很確切的理由,也許是內心對大自然的嚮往吧。第一次出遠門離開亞洲,心理很期待也有點忐忑,在飛機上閉著眼始終無法入眠,長途的飛行真的是場折磨。
過了許久終於看到了陸地,按奈不住興奮拿起相機對著窗外探索。紐西蘭的高山雖然沒有台灣的高,但因緯度的關係所以有些山頭也是終年積雪的,如此的景象還是第一次親眼看見,顯得相當新奇。
這趟旅程主要以南島為主,落地的機場位於南島東北方最繁榮的城市 - 基督城,從上空由西往東飛行,俯瞰沿途經過的風景,地形變化非常多端。放射狀的田地不禁讓我想起英國的米字旗,不知是不是與英國殖民有關?
落地後的景象。
機場時常會是遊客對這國家的第一印象,對紐西蘭的第一印象大概就是這些高大的路燈了,難道是因為這裡的人民都特別高大嗎?
匆匆的趕往下塌的旅舍後飽餐一頓,也許是在機上沒有充裕的休息,或也許是時差的關係,疲憊感使的我一點想出去探索的慾望都沒有,再次睜開眼後已經是晚上8點多了。雖然時間已晚,猶豫了一下決定還是出門去探險。
活的像一隻貓久了,貓緣也特別好(?),一路閒晃遇到的貓不比人少。
紐西蘭的人口稀少,約台灣7倍大的土地面積卻只有400萬左右的人口,即使走在南島最大城市的街道上也不見多少人,商店也都早早打烊,剩下的大多是酒吧。
詭異的商店擺設,不經意的看到這景象,心頭毛了一陣。
基督城大教堂,2011年的大地震中震垮了大半,同時造成了眾多傷亡,許多人在外圍的鐵絲網插上鮮花悼念這場意外中的亡者。而教堂的維修需要相當龐大的費用,是否拆除或維修仍沒有定案。
那場地震造成了相當大的損害,城市中仍殘有許多待修繕的建築,甚至許多無法修復的地方直接夷平作為停車場使用。

如此的景象讓我有點小小的失望,第一天的收穫不多,打道回府。
基督城又名花園城市,城市內隨處可見規劃整齊的花園造景,一早出門就已見到許多園丁在整理花圃。
其中佔地約5.5公頃的 Mona Vale Garden 是公認最經典的代表,可惜老天不賞臉,下起了毛毛細雨。
如果沒有這場雨來攪局,真想坐在這發呆片刻。
遊走在陌生的環境處處都覺得新奇,每個有意思的畫面都想留影,但又顧慮他人的感受因此時常沒有勇氣拿起相機,電車司機見我一副想拍又不敢拍的模樣便走向電車旁,定格了姿勢。嗯!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紐西蘭也是鳥類的天堂,路上的鴨子、海鷗都比人多,也都不怎麼怕人甚至有時候會飛來腳邊討食物。
一旁時常能看到許多觀光客搭乘Punting遊Avon River。
船夫一身復古的打扮加上周遭的綠意點綴,彷彿置身畫中。悠閒的氛圍令人忘卻煩惱的舒爽。
離開城市後每個景點的距離都相隔之遠,一路上經過的Canterbury除了農場放牧的牛羊鹿之外幾乎是一片荒蕪。
這顆像是聖誕樹的植物大概是我一路上覺得最特別的景色了。
位於 Lake Tekapo 湖畔旁的 Church of the Good Shepherd 是當地著名的地標,當地同時也是世上第一個被列為星空自然保護區的觀星勝地。
一旁的 Lake Tekapo 清澈的湖水也令我大開眼界,從天空的深藍色慢慢漸層到湖面的靛藍色,如此純淨的自然景象是我從未見過的,僅僅一張照片實在難以形容我內心的震撼。
實在後悔沒有在這多待上一天,旅遊就是這樣,有遺憾才有再次造訪的理由。
繼續趕路,前往今天的目的地 Mount Cook National Park,沿途經過另一個湖泊 Lake Pukaki,遠方的高山是有著南阿爾卑斯山之稱的 Mount Cook,海拔3724公尺是南半球的最高峰。
中途的一個停靠站,遠望藍色牛奶湖 Lake Pukaki。
一路上雖有多處農場在燒稻草,空氣中蒙上了一層灰,即使如此遠方的景致依然清晰。
不久後就到了今晚的住宿地點。
雖然時間稍晚了一點,草草的吃完晚餐後背著相機腳架便出發前往不遠處的 Kea Point。
約3公里左右的路程,前一小段路有木棧道,後面的路途是碎石路。天色漸暗,一路上只見遊客紛紛往出口去,只有我獨自往山裡前行。

約40分鐘後終於到了 Kea Point,天色已暗,只剩下微弱的餘光能勉強看見我的五指。說也奇怪,在陌生的環境中隻身前往黑暗山中卻絲毫不感到恐懼,微光中天空漸漸出現繁星的身影,喘了口氣後找個拍攝點,架好相機開始拍攝作業。
躺在一旁的長椅上望著天,那無邊際的星空與我之間彷彿觸手可及,如夢一般。閉上眼感受遠方雪崩聲如悶雷鳴響,那一刻身心彷彿與大自然融為一體,即使再也睜不開眼也無所謂了。
無光害的環境下,最耀眼的是那星光,那一晚的銀河是我見過最真實的。
突然吹來了一陣風,有點寒意,周圍的野兔在碎石上採出聲響,提醒我是該回到現實了。
隔天一早又來到了步道入口前,回想起昨晚的經歷依然清晰。
可惜還有行程要走,沒能再多的停留。
參加了飯店的包套行程,一早便出發前往 Tasman Glacier。路途不遙遠,但一路上的風光依然壯麗。
到達停車場後還須走過一段路,為了一睹冰河風光,付出一點體力也是值得的。
多雲的陰天,氣溫大約只有10度左右,嚮導說他非常喜歡這樣的氣候,雖然早已凍紅了鼻子,仍然堅持不多穿些禦寒衣物。
不久後到了 Tasman Lake 旁的小碼頭。
湖面上飄著巨大的浮冰,卻有90%的體積是在湖面下的,比想像中的巨大許多,大開眼界。
繞過許多的巨大浮冰,緩緩的接近 Tasman Glacier 的前端。
Tasman Glacier 仍有隨時會滑動的危險性,因此只能止步於此遠觀。
冰河工整的斷面在陽光的照射下形成了淡淡的霜藍色,感覺十分可口。
全景。
大自然的震撼令我忘了時間,湖面上一小時的導覽轉眼就結束了。
離開前不忘回頭看幾眼這神奇的山群,希望有生之年能再訪這美麗聖地。
紐西蘭的毛利語意思是長白雲之鄉,一路上都可以見到奇形怪狀的雲朵,一點都不無聊。
世界的地理教室也不是說假的,各種奇怪的地形隨著旅途中不斷的改變。
一層又一層的山形吸引了我的目光,剛好能停下來休息片刻。
經過陽光的照射下,層層的山變得更加立體。到底是為何會形成如此奇特的樣貌?我坐在一旁思索著仍不得其解。
繼續的趕路,前往目的地 Te Anau。
路途大概是這趟旅程中最遙遠的一天了,抵達 Te Anau 時已經接近傍晚。
匆匆的搭上最後一班船班,前往觀賞紐澳特有的藍色螢火蟲洞 Te Anau Golwworm Caves。
很可惜的是山洞內為了保護螢火蟲生態,全程禁止拍攝。無妨,放下相機,享受當下,沉浸在那個時刻,如此就夠了。
旅途未完待續...
關於作者:1991年出生於台中,台灣
話不多,安靜的像隻貓
喜歡帶著相機悄悄的穿梭在城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