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影像者吳柏泓從 FM2到 Z6 的真情告白
作者:吳柏泓
我是吳柏泓,是一位獨立的影像創作者,對我而言,影像是我感受生活很重要的一部分。
對我而言,生活有時像是水,有時也是空氣,你看不見他,但總能感受到它。
而我實踐生活觀察的最佳武器,除了我自己的一對雙眼外,就是一台我愛不釋手及使用順手的相機。
The best camera is the one that's with you Chase Jarvis
「最好的相機就是你自己身上的那一台」 Chase Jarvis
這四台相機,說明了我超過十年的創作故事,依序為Nikon Fm2、Nikon D810、Nikon D300s、Nikon Z6

第一台單眼相機:Nikon FM2

第一台屬於我自己的相機,就是我舅媽當時念大學買的 Nikon FM2。第一次看到這台相機的時候,是在舅媽家角落邊那不起眼的紙箱裡,這台相機正躺在已受潮的防潮箱裡頭,很明顯好一段時間沒有用,當時帶回台北整理之後,卻是一台我無法不愛上的好相機。用了FM2為我自己留下許多故事,縱然我也分不清楚究竟是在創作還是紀錄。但也讓那時候的自己,深深喜歡上這一台寶貝相機。因為這也是我人生中第一台屬於自己的相機。

註:筆者在底片的拍攝上,黑白底片約八成、彩色兩成。因為黑白底片筆者能夠自行沖洗的關係。
2009 玩溜滑梯的女孩 (Nikon FM2 + Nikon AF Zoom-Nikkor 70-300mm f/4-5.6G)
2010 捷運進站 (Nikon FM2 + Nikon Ai AF 50mm F1.4 D)
2018 喀什米爾的攤販 (Nikon FM2 + Nikon Ai AF 35mm F2 D)

第一台數位單眼相機:Nikon D300s

從大學畢業的時候,那時候的自己陷入了一個兩難,身為師大畢業的自己,也算是一個準老師的身份踏入職場,但對於影像產業,總感覺自己還可以有本錢、有熱誠可以在這個產業裡頭看看。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提領了我戶頭裡頭那11個月兵役的薪俸,買了第一台數位單眼相機Nikon D300s,然後在104丟了幾份關於攝影有關的履歷,現在想想,那時候正強迫自己去追求一場屬於自己的華麗探險。
而真正待過影視產業,才能夠更深刻的發現,那個自己所想像的那個影像工作,與現實有著如此區別的落差。
那時候的工作榨乾了我自己的精力,到了假日的時候巴不得能夠希望自己能夠好好休息,而不是拿著相機在街上遊晃。那時候常跟朋友開玩笑說,如果你要討厭一件事情,很簡單,你把它變成工作就好了。

跨足到紀錄片拍攝的利器:Nikon D810

結束了約一年半的獨立影像工作者,我拖著疲憊的身軀,遞了張學校的履歷,我成了一個美術老師,每天正常上下班,正常規劃自己的時間。花費大約整整半年適應,才開始慢慢開始又拿起相機,拍攝一些每日的「私攝影」,反正這不是委託也不是工作,想拍什麼就拍什麼。那時候的自己特別喜愛人物觀察,自己也從平面攝影跨足到紀錄片。為了能夠拍攝足夠畫素的影片,那時候我用了學校的薪水,買了我第一台有Full HD 錄影的單眼相機Nikon D810,我也用了這台相機完成一部屬於自己完整的紀錄片作品《救命人》,以及我後續所有的影像計畫。

2017 影像紀實:圖博今昔

2006年,台灣醫師楊重源隨著他的上師堪祖仁波切到了藏區的塔須村義診,或許是基於身為醫生的憐憫,他希望在這裡成立一個醫療所,讓這裡能夠得到長期醫療的機會。楊重源認為一次性的醫療無法真正協助到這裡,因此他每年都會回來塔須村一個月,替這裡的村民無償治療。十年過去,楊重源每年都回到這裡義診。因為對他來說不僅是看病而已,對於塔須村將有一段不凡的醫病關係...
2007 & 2015 拼圖眾僧像 。(Nikon D810 + Nikon Ai AF 50mm F1.4 D)
2007 & 2015 寺院前的合影 。(Nikon D810 + Nikon AF-S NIKKOR 24-70mm f/2.8G ED)
2015 圖博姊弟 。(Nikon D810 + Nikon AF-S NIKKOR 24-70mm f/2.8G ED)

更輕巧的4K拍攝利器:Nikon Z6

也因為《救命人》這部片,我再度尋回影像創作對我的意義。並且再度做出選擇,選擇在2017年離開了學校,成立了一間屬於自己的影像工作室「吳蹦影像工作室」,致力於製作深刻的影像及紀錄片。截至2019年,我很開心都繼續還在這條路,在今年,我陸續要執行不同的紀錄片及影像專題。我真的很開心都是使用Nikon的DSLR來創作,它實現了我動靜雙棲的創作,還有一些生活紀錄的習慣。而現在,我轉換到Nikon Z6來持續進行我接下來的影像創作計畫。我不冀望用快速的方式賺錢,我只要求能夠用最好的方式來說好一則故事。
「南俠翻山虎」是新勝景掌中劇團朱清貴最喜愛的一齣戲,這齣戲一直都是新勝景演出的拿手好戲。直到2015年朱清貴因病逝世,由他的長子朱勝玨接任新勝景的第二代團長。面臨掌中劇的萎縮,朱勝玨也跟父親一樣不得不在小月的時候多做點兼職工作好維持劇團營運。父親在離開以前,曾說過「這個劇團需要靠你們兩兄弟,哥哥做武弟弟做文」。為了這個劇團,第二代團長兩兄弟勝玨及祥溥,決定再次用父親的代表作「南俠」讓大眾再次回到戲台前。
2019 後台演出 。(Nikon Z6+ Nikon NIKKOR Z 35MM F/1.8 S)
2019年,我獨自到澳洲墨爾本拍攝網球的紀錄片。網路找到兩對可愛的台灣家庭收留我在墨爾本大約兩個禮拜的時間。在過程中我能做的就是利用影像來記錄他們的生活,而這些照片也是我給他們的「謝禮」。發現美的畫面就是身為攝影師最美好的禮物了!
2019妹妹的影子 。(Nikon Z6 + Nikon Z 35mm F1.8 S)
2019陽光下的妹妹 。(Nikon Z6 + Nikon Z 35mm F1.8 S)
2019 蹺蹺板。(Nikon Z6 + Nikon Z 35mm F1.8 S)
每次拍攝過程中,總會不禁想起, Chase Jarvis所說的一句話。
「最好的相機,就是你你自己身上的那一台」
對我而言應該是
「最好的相機,就是我用最順手的那一台」

而故事呢?身邊都有令人動容的故事,等著你用身上的那台相機去發現呢!

獨立影像工作者
吳柏泓 2019.03.08

Z6單機身 + Nikkor Z 24-70mm f/4 S

$82,980 優惠價 77,980

更多詳細資訊

Z6單機身 FTZ轉接環

$68,980 優惠價 63,980

更多詳細資訊

Z6單機身 FTZ轉接環 Nikkor Z 24-70mm f/4 S

$87,980 優惠價 82,980

更多詳細資訊